王萌盟盟哒

[零凛]你的睡眠

刚睡醒的产物
话说我就这么打零凛tag会不会被打
这种意味不明的标题绝对不是我生产的
虽然凛月的生日已经过了但是还能当做生贺吧
对于雷文中心这种事我好方啊


——————————
醒来的时候意外感觉侧颈很痛。朔间凛月这么想着,捂住伤口,才发现那里多了一条细小伤口,还在缓缓地流着血。
原来凛月是不想管的,因为他实在太困,而且他认为这么小的伤口很快就会自行愈合。
直到他下一次醒来脖子上仍旧在缓慢的流着血才开始有点不安。
感到不安的做法是把睡眠的场所搬到保健室。直到中午过后懒洋洋的佐贺美先生把他拽起来强势而温柔地包扎伤口,唠唠叨叨地和凛月说因为他不及时处理伤口,血已经把床单浸出了一小块血迹。
凛月还是感觉昏昏沉沉,靠在床头含混不清的应着佐贺美先生的话。直到佐贺美先生包扎完毕,才发现他又睡着了。
他再次醒来天已经黑透,讨厌的太阳已经不见了,换了温柔的月亮出来;温柔的佐贺美先生已经不见了,换了讨厌的哥哥出来。
朔间零不知什么时候和凛月挤到了一张不能算宽敞的单人床上,撕开了医用胶布正不住的舔着凛月的伤口。
凛月把零往外推。零这才发现凛月已经醒了。嘴角沾着血却没有擦,零下床站起,用一种复杂的眼神自上而下盯着凛月。
凛月也坐起来仰视着零。脖子上仍旧在渗着血,血珠缓缓聚成一流,滑到凛月的衬衫领口里。
突然感觉很困,但是已经是晚上了。凛月用最后的力气瞪了一眼一直沉默着的朔间零,才软软地倒下了。
在还能勉强看清东西的清醒与睡眠的间隙,凛月看到零又爬了上来,继续舔着凛月的伤口。


再次醒来时第一眼是被正午的阳光擦干净的树荫。凛月摸了摸脖子,没有血也没有伤口。
凛月决定去轻音部看看。
他的哥哥和往常一样躺在自己的棺材里,没有醒。
嘴角上还残留着一点血迹,和脖子上没有被头发盖住的细小伤口在不住冒着血滴。
凛月突然觉得嘴里像是有血的味道,还有无法抑制下去的干渴。

评论(2)

热度(34)